尚德商城| 個人中心| 注冊| 登錄 關注尚德 移動客戶端

大專學歷的他自考成為北大研究生,誰說自考不可靠?

一個自考本科生的北京大學研究生之路
記得誰曾說過,只要還有記憶,過去的永遠不會過去。北京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就在我的書桌上,近在咫尺,我終于可以平靜下來,寫下艱難考研歷程中發生的許多故事。我想,無論將來再發生什么事情,這幾年的點點滴滴,我是不會忘記的。在江南淅淅瀝瀝的雨聲里,一些從未磨滅的印象漸漸清晰……
  一紙之間夢滅 夢生
  記憶中的1999年,驕陽似火,周邊洋溢著希望與快樂,中考后的張張稚氣面孔仿佛都揚起了向遠方象牙塔宣戰的神態,而我,只是斂起所有的希翼,學會漠然。因為家里的貧窮,讓我失去了夢想的可能,連高中都念不起的我,又怎么去想象那遙遠的大學?于是,我帶著全縣第一的中考成績走進了大專。
  大專生活的前兩年,我生活得很痛苦。百無聊賴的日子里,我虛度青春,畫地為牢,那個微笑著面對生活的女孩,那個用美妙的詩喚醒意志消沉同學的女孩似乎已經死了。
  后來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讀到了老鄉曾華鋒的《風雨考研路》。他也是湖南邵陽人,北大自考畢業,通過自己的努力,拿到了自考的本科文憑,并考取了北京大學人力資源管理專業的研究生。看完這篇文章,我興奮得差點在教室里大叫。曾華鋒的經歷給了我莫大的鼓勵,我想,我不應該再為打翻的牛奶哭泣,既然已經錯過了太陽,我不能再錯過群星。晚上,我激動地在日記本上寫下一行字:沉睡得太久,我要飛翔了!
  2002年,寒風蕭瑟,我踏上了追求夢想的道路。
  一開學,我就跟老師請了一周的假,除了同桌我沒有再和其他人打招呼,悄悄地去往長沙報名自考。在那個陌生的城市,我無所依靠,獨自背著大書包,到湖南師范大學文學院辦理所有的手續。一個半小時的車程,我在搖搖晃晃的車廂里疲憊地睡去,在顛簸中以夢想溫暖二月陰冷的空氣,夢中,我依稀聽到到故鄉的呼喚。凝望著那漸遠的小小校園,我發誓,這里,將成為我生命的拐點。
  我一直是個有夢想的人,那些夢想華麗而遙遠,我總是遠遠地看著它們。第一次,我為了實現夢想而踏上一條艱難而漫長的道路,為著夢想忙碌奔波,做很多很多事情,只是為了離它能近一些,再近一些。這種努力的過程,艱難而又甜蜜,我第一次感到青春的美好,還有,澎湃的**。
  在遙遠的夢想里獨自前行
  回到學校,我開始了早出晚歸的生活,連睡覺對我來說都是奢侈的,更不用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種幸福生活。
  學校熄燈熄得很早,我每天晚上都打著手電筒在陽臺上看書,夜里兩三點才強迫自己去睡,而且往往無法入睡。幸而,我的精力在夢想支撐下變得無比的充沛,熬夜的辛苦沒有讓我貪戀床的溫暖,每天五點半,我都保證準時起床,開始一天的學習。我們學校的學風不太好,整棟教學樓時常就只有我一個人。空蕩蕩的教室,呼呼的風聲,讓人覺得分外凄涼。人是**的動物,只有不斷地做些什么才能忘記這種**。我沒日沒夜地看書,基本沒有休息時間,只有這樣,我才覺得充實。
  師范后面幾年的時光,對別的同學來說無比美好,對我而言留下的只是關于**的慘淡回憶:我很少說話,心里無比苦悶,卻無人可以傾訴,也沒有人會懂。但工夫不負有心人,我報的所有課程一次性全部通過,而且門門都在80分以上。2004年,我大專畢業同時也順利通過了主考院校的論文答辯,拿到了湖南師范大學的本科文憑。由于成績優秀,我還獲得了學士學位證書。希望和信心猶如蘇醒的種子,在經歷了漫長的冬季之后,在荒蕪已久干涸的土地上重新萌發了生機。
  現實睡了 夢想醒著
  我以為接下來的事情就是好好準備報考北京大學,然而事情遠比我想象的要復雜。
  北大有著美麗的校園、古樸的校門,但并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心情愉快地邁進那道門檻,粥少僧多的尷尬讓每個想考北大的人在現實和夢想的巨大落差前狼狽不堪。而我,是那極少數扔抱著幻想不放的人。
  考研向我拋出的第一道殺手锏,是用殘酷的事實去挫敗我看起來強大實則脆弱不堪的自信。
  得知我決心報考北大,一位平常待我極好的老師專程找我談話,說北大的門檻高不可攀,考北大的風險實在太大,還不如換一個比較有把握的學校。我的神經變得空前脆弱起來,在難以企及的夢想與相對保險的退步中飄忽不定,猶豫不決。一位北師大的朋友也說:“報考我們學校嘛,把握大多了。要是真考得特別好,大不了你以后去未名湖大哭一場嘛。” 我有點想放棄了。可是放棄之前,我想,無論如何,我都要去看一眼我如此深愛的北大,去哀悼這夢想的破滅。于是一個人坐上了開往北京的列車。
  北大比我想象的更漂亮,未名湖楊柳依依,杜鵑花花香醉人,學生驕傲快樂,恰到好處地映襯著肅穆、神圣的北大校園。那是一個燥熱無比的星期天下午,而我取得了一場勝利,我再次尋回了自己的執著信念。那個下午寧靜美麗的北大校園,我定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定:我還是要考北大。
  我的斗志再次被喚起,我不甘心一個做了十幾年的夢就此清醒,我不甘心這幾年來不顧一切地拼搏就為了“保險”兩個字而葬送。即使在現實面前我會撞得頭破血流,即使在考場上我會輸得一敗涂地,我仍然不后悔自己的決定。當時的我,并沒有意識到這種執著到傻氣的勁頭會有多大的魔力,讓我堅持北大夢,我甚至沒有意識到要用什么樣的代價去交換這個兒時就有的美麗的概念,只是緊緊地跟著它,一遍又一遍地默念它。
  我在毫無知覺得情況下用自己的狂妄換來了一丁點的優勢,根本沒有意識到,其實這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開始。
  執著 讓夢想終于如愿
  從北京回來后,我在床頭貼上一張“殺進北大”的特大標語,在北京大學自考網報名了自考本科
  看書和做試卷再次成了我生活中的全部內容,睡覺的時間一天比一天晚,叫醒的鬧鐘卻越撥越早。有時候我在家里背書背得眼淚都要掉下來,想把書都扔到窗外去。可是,只要默念幾遍“北大”馬上就會平靜下來。我帶著沉重的腦袋、空白的心,心甘情愿地埋在那間似乎要被枯燥的時間腐蝕掉的小屋里,一遍遍地看政治、英語、專業書和學術著作。幾十大本密密麻麻寫滿批注的筆記,半米多高的仔細做過、修改過、分析過的試卷,還有三百多本看了兩遍以上的專業學術著作。在冷得要命的冬日和氣候反常的春天里,我用龜裂的雙手和粗糙的筆跡一個字一個字、一道題一道題地編織著心中那個神圣而又惟一的夢想。
  這一年來,我帶著一名自考生的自卑,帶著一種破釜沉舟的悲壯和現實做著最后地搏斗。苦悶中我曾試圖握住手中的籌碼——然而什么都沒有,除了努力。我想,那些曾經拼搏過的考研人一定都能體會這種斷掉所有退路、別無選擇的狹隘的美麗,都會感受過那種悲壯而無助的心情。
  報完名以后,以為會在這忙碌而踏實的日子中走入考場,可就在考試前兩周,由于壓力過大,我生了場大病。重感冒,吃什么藥都不見效,后來打了6天點滴才好,考試時手臂上還滿是針眼。由此我得出一點結論:備考時經常性的體育鍛煉還是必要的,考研實際上是智力和體力的雙重比拼。
  考試的那兩天,緊張是免不了的,但對于身經百戰的我們來說,像平時做模擬試卷一樣,坦然面對就沒有問題。最后一門考的是專業基礎,我最后一個交的卷,教室里已經沒有人了,監考老師露出了難得的笑容:“考完了?”“嗯,我的考研生活終于結束了。”走出考場的那一刻,腳有一點發軟,腦子里面嗡嗡作響。疲倦像大山一樣壓過來,我累了,真的累了,交上了考卷,仿佛交走了半生的寄托。
  幾百個飽含汗水與淚水的日日夜夜啊!
  排山倒海的感覺涌過來,把我無聲無息地淹沒。
  4月6日,北大在網上公布了錄取名單,我被錄取了。就這樣,我的考研生活輕輕地劃上了一個句號。那一段讓我流淚讓我憂愁地倔強成長,帶走了自己青蔥歲月里數不清的往事。但是那些遠去了的故事呵……是怎么也抹不去的涂不掉的,像夜風中的一曲豎琴,顫巍巍地撩撥著人的心弦,直到永遠,永遠。

上一篇:2017年碩士研究生報名條件有哪些? 下一篇:研究生學費漲得快,女孩剛本科畢業就備考
欧冠决赛场地